您的位置:首页 >电影 >

用优势解决问题

2

(图片来源:摄图网)

作者|伯凡时间 来源|伯凡时间(ID:bofanstime)

即使每个人的人生过场不同,但目标都出奇地一致让自己的人生变得更好。因此,我们在少年时期认真学习、在青年时努力工作、在业余时间钻营自己的爱好,用无数小时的付出来换取目标的实现。

如何衡量自己是否足够的“优秀”和“好”呢?我们“现代人”通常有一个文化特征,即全部符合“标准”的就是好的,一旦不符合或低于“标准”就是不好和有问题的。然而,每一项能力都达到社会所认可的标准并不是一件易事,一旦短板出现,我们就会变得非常焦虑,担心这个短板拖累自己或是被他人诟病。于是便会将眼下的精力全部聚焦在短板上,将其视为解决问题、让自己变好的关键。

这种境况在我们的生活中随处可见,例如一个孩子的四门课分别考了96、94、95和80分,这时老师和家长关注的焦点往往不是前三门课有多好,而是开始关注为什么第四门考得不好,转而将焦点集中在如何提升孩子第四门成绩的问题上来。

这种做法成效如何呢?生活中大多数案例得到的经验是,大多数偏科学生在家长和老师的逼迫下花费更多的精力去提升这门80分的课程,往往收效甚微,同时也错失了优势科目进一步精进的机会。

为了提供另一种解决问题的视角,《行为设计学》这本书中提到了一个问题学生博比的故事。他在课堂上捣乱、不做作业、还对同学大吼大叫,恰逢心理学家墨菲来学校做调查,学校便请教墨菲该如何教育这个问题学生。

墨菲和其它教师不一样,他并没有聚焦在博比眼前的问题上,苦口婆心劝他保持好纪律,否则没人会喜欢他等等……墨菲发现这个问题学生在史密斯老师的课上表现还不错,于是便问他:我发现你在史密斯老师的课堂上表现很好,为什么你能够在史密斯老师的课堂上有如此出色的表现呢?

问题学生博比回答说:史密斯老师总是在走进教室时和他打招呼(而其它教师总是对这个问题学生严声厉色);因为博比的基础较差,史密斯教师给博比布置的作业相对简单,并且会在每次分配课堂任务后跟博比沟通,确保他能领会课堂任务的要求。

心理学家墨菲并没有费心挖掘博比处境艰难的童年,也没有试图寻找博比愤怒和任性的根源,然后再用言语教育他、改变他。在墨菲看来,这 “全都是正确的废话”,而且会激起孩子的反叛意识。相反,他关注为什么孩子会在某些场景下表现的好,然后营造出更多的场景(建议其它教师采取史密斯老师对待博比的方法)让他表现出好状态。不久之后,他的品性和成绩都进步了很多。值得一提的是,并没有人刻意要求他改变自己的缺点,但这些缺点却在他发挥优点的过程中逐渐消失了。

心理学家墨菲期望通过这个实验证明,过于关注消极面、跟缺陷死磕来解决问题往往会导致事情事倍功半,而当我们专注发挥考100的能力时,考80的问题往往也就迎刃而解了。

不巧的是,人天生就具有问题聚焦的特性,对缺陷和消极面的关注是人的一种本能倾向,我们总会在第一时间觉得,只要解决了眼前的缺陷,我们就会重回正轨。这种倾向在心理学研究文献的数量对比中就可见一斑。美国霍普学院教授David Myers曾做过一项统计,即心理学 “消极研究”和“积极研究”之间的比率。在统计了从 1967 年到 2000 年间的研究文献后,他发现在这33年之中,共有5000 篇文章研究愤怒,有超过 41000 篇文章研究焦虑,还有超过 54000 篇研究抑郁,但却只有不到5000篇文章研究快乐和幸福。最终,消极研究和积极研究的比率定在了21比1。

人们在面对问题时会天然倾向于选择克服作为解决办法,但该方法的成效并不高,且由于过度关注,导致消极面的阴影容易在我们的世界中挥之不去。好比我们反复告诉自己不要去想一只粉红色的大象,大象往往很难消失。而当我们将注意力投注在积极面上,例如转而去做一件自己特别喜欢的事,开一盘游戏、或是打一场球,我们的大脑自然就无暇顾及粉红色的大象了。

发挥长处、激发优势是解决问题非常有效的一种方法,但却只有很少人能够掌握。有一位著名的摄影师,他以能拍出女生神情自然、千娇百媚的照片而闻名,而其它出色的摄影师都拍不出这种效果。

多年后被问及拍照的秘诀,他坦言道,照片好看的秘诀不在于他的摄影技术有多高超,而在于他总是能让眼前的人呈现出最美的状态。

他从不会和眼前的女生说“别老板着脸”、“表情要自然”这样的话,他知道如果这样说,眼前这个人就难以真正放松下来;相反他总是说“非常好” 、“太美了”、“你摆的动作太好看”这样的话,即使被拍摄者再紧张,也会在摄影师的鼓励下愈加自信,在镜头前流露出本真的、自然的表情和姿态。而他所做的,只是用相机把它截取下来。

用优势解决问题最大的好处就是它立竿见影、极具成效,它并没有把缺陷问题彻底解决,而是通过激发出优势让它消失不见,促进我们有更好的表现。华为总裁任正非曾经说:“在人生的道路上,我认为充分发挥自己的优势最重要。”他曾拿自己举例,他英文出色,大学时是英语课代表,同时还自学了日语,都能够进行简单的交流。

但之后20年的军旅生涯使他对外语生疏了。在后来他创立华为走向新事业时,会说外语又变得重要起来,于是他准备通过一番漫长的学习把口语再捡起来。但经过冷静的权衡,他发现自己最主要的优势是逻辑能力以及对公司宏观方向的把控,如果用过多精力去练习语言,自己的优势反而会被弱化。于是他放弃对语言的努力,集中精力发挥他的优势来打造华为。“可能英文好,在人们面前会挺风光,但我对社会贡献的价值就完全不一样了。”多年后任正非对这种做法仍然非常肯定。

我们需要学会用优势解决问题,但这并不是说我们要完全无视通过克服缺陷来解决问题的方法,有些缺陷仍然需要我们勇敢面对和克服。用优势解决问题只是为我们在面对问题时提供了一种新的视角,通过调整“克服缺陷”和“发挥优势”两方面的精力配比,实现人生效能的最大化。而这种做法的关键就是把我们头脑中第一个冒出来的“为什么总是不好”的句式转化为 “如何表现得更好”,然后充分发挥优势将它实现。

编者按: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:伯凡时间(ID:bofanstime),作者:伯凡时间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